科普纪实:扬子鳄濒危,野生动物如何科学地被保护?

张萌

2018年07月31日08:19  来源:人民网-科普中国
 

人民网北京7月31日电 (张萌)鳄鱼的外貌在野生动物中并不讨喜,人们常常因其“丑陋”的外表和凶狠的捕食形象而对其心生畏惧。这类在地球上生存了上亿年的爬行动物是迄今发现活着的最原始的动物之一,它们和恐龙是同时代的动物。扬子鳄是我国特有的一种鳄鱼,也是世界上体型较小的鳄鱼种之一。从野生种群数量上来说,扬子鳄比大熊猫更为稀有。

在由中国林学会主办的第35届林业科学营活动中,八十余名中小学师生深入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参观了扬子鳄养殖园区,系统地了解了扬子鳄的生活习性及相关的生态知识。在保护区,“野生动物”“扬子鳄”这些只在课本中出现的生物鲜活地展现在营员们的眼前,除了科普知识,他们还见证了扬子鳄如何被科学地繁育、被保护。

营员们在指导老师带领下参观扬子鳄养殖园区(张萌/人民网)

“野生扬子鳄只有大约150只,比大熊猫还稀有”

在本届林业科学营活动首日,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动物管理科高级工程师周永康为营员做了题为《扬子鳄的人工繁育》的科普讲座,系统地介绍了扬子鳄的人工繁育现状。他介绍,扬子鳄俗称土龙、猪婆龙,在古代被称为“鼍(tuo)”,其历史可追溯到距今六、七千年;到战国以前,那一时期的扬子鳄分布在黄河、淮河、长江沿岸的广大地区;随后,扬子鳄从江淮和长江中下游地区逐渐南移,到19世纪50年代后期,其生活范围已经逐渐萎缩到长江中下游的皖、浙、苏交界地区。

如今,据2015年调查数据显示,野生扬子鳄仅存150条。“气候的改变、生态环境的改变,以及古代人类的乱捕滥杀逐步让扬子鳄走向濒危。其实,扬子鳄和很多人喜欢的大熊猫同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但从数量上来说,野生扬子鳄比野生大熊猫少的多,可以说更为稀有。”保护区宣传教育科科长汪仁平解释,自然保护区的建立能够将扬子鳄及其栖息地保护起来,保护区有各项巡护和保护措施,不仅对鳄蛋和幼鳄进行救助,还会对扬子鳄进行野外放归,在各地建立保护站,实行社区共管等,有利于扬子鳄的繁育。

扬子鳄在岸边休息(张萌/人民网)

“二十多年,每一代新生的扬子鳄都从我们手上经过”

据了解,保护区内,有一个扬子鳄人工繁育机构——安徽省扬子鳄繁殖研究中心,其前身是扬子鳄养殖场,其养殖的鳄鱼源于1979年从野外收容、救护的212条野生扬子鳄,现已有万余条人工繁育的扬子鳄生活在保护区中。

“我们许多工作人员都在保护区工作了二十多年。保护区养殖的鳄鱼每年繁育一代,而每一代新生的扬子鳄都从我们手上经过,它们从出生、成长、每年越冬、繁衍后代、到放归自然等过程,我们都会参与,都要经手。跟鳄鱼接触多了自然都会有感情,我们眼中的小鳄鱼是非常可爱的,身上花纹颜色都很漂亮。”保护区动物管理科工程师章松说。

和我们想象的不同的是,扬子鳄的放归过程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在将扬子鳄放归自然之前,要进行鳄的挑选、电子芯片的注入、DNA的鉴定等工作,还要让鳄鱼经过一段时间的野化训练,育成年的扬子鳄会在工作人员模拟的野外环境中生存一段时间,以便让他们适应野外的自然环境。同时,还要提前2~3年对放归地进行湿地改造,解决水生生物链的营建、土岛的堆建及雌雄比例的搭配等问题。”章松说。

“科普活动传递的是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科学思想、科学方法”

扬子鳄在水中“乘凉”、在岸边休息等形象给孩子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本届林业科学营活动中,除了投喂扬子鳄、寻找扬子鳄洞穴等实践类的探知活动,还有营建扬子鳄蛋巢竞赛、自然绘画笔记比赛等让孩子们动手参与的活动,都与科普讲座同时进行,帮助孩子们更好地了解扬子鳄和它的栖息地。

营员在扬子鳄保护区郎溪保护管理站聆听讲座(张萌/人民网)

“科普宣讲、科普教育活动已经成为野生动物保护宣传工作中的主要内容”,保护区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夏同盛介绍,扬子鳄保护区常年开展各种形式的宣传教育活动,科普类宣讲经常会走进当地学生的课堂之中,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也时常会给来参观的游客做讲解。

野生动植物保护属于林业的范畴,而林业这个名词本身很少出现在大众的日常生活中,因此这类科普活动对于人们了解自然、自然体验、树立生态意识等变得尤为重要。

在科学营的闭营仪式中,中国林学会科普部处长郭建斌讲道,科学普及传递的是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科学思想、科学方法,林业科学营这一项创办了三十余年的公益活动能够让孩子们亲近自然、体验自然,在实践中学习、成长,有其独特的意义。对此,本届林业科学营的带队老师之一、北京八中教师王文智也在活动中说道,这类科普活动的效果和意义是不可估量的,需要人们用更长远的眼光去看待。

受访嘉宾:中国林学会科普部处长郭建斌,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宣传教育科科长、副研究员汪仁平,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宣传教育科副科长夏同胜,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动物管理科高级工程师周永康,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动物管理科高级工程师章松,北京八中教师王文智

(责编:张萌、姚欣雨)